美国国家安全局局长周三表示,中国一直在设法侵入美国关键基础设施,以便在发生冲突时对这些系统构成威胁。蒂莫西·霍于今年2月开始掌管国家安全局和美军网络司令部,他表示,北京已加强了网络攻击,作为应对,美国加大了阻止力度。去年,美国官员发现中国试图进入美国军事基地所在地关岛和美国大陆的关键基础设施。微软将这种入侵称为“伏特台风”,取自一个中国黑客网络的名字,他们通常避免使用可检测到的恶意软件,而是使用更…

由于与中国政府的潜在关系,一家为美国市场生产重磅药物的中国公司成为了国会议员的攻击目标。这家公司生产的药物被认为在癌症、肥胖症以及囊性纤维化等严重损伤身体的疾病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立法者已经认定多家公…

中国

不要错过!

澳大利亚悉尼一家热闹的购物中心周六下午发生持刀袭击事件,造成六人死亡,至少11人受伤,其中包括一名九个月大的女婴。这是该国2017年以来伤亡人数最多的暴力事件。当局周日称,已确认行凶者为40岁的乔尔·考奇,他已被一名警官击毙。以下是我们到目前为止对袭击事件的了解。悉尼发生了什么?袭击事件发生在悉尼富裕的东郊一个受欢迎的购物中心Westfield Bondi Junction里,这里距离著名的邦迪海…

最近的一个下午,我捧起一个贝果,说:“看看它,告诉我它是否健康。”一个没有感情的声音回答说,贝果并不健康,因为它含有大量碳水化合物,会导致体重增加。我不是在和一个痴迷于生酮饮食的技术兄弟聊天。这是Ai Pin,一台售价700美元的微型电脑,它配备了一个虚拟助手,可以从OpenAI(ChatGPT聊天机器人背后的研发公司)、谷歌、微软和其他公司获取数据,来回答问题并执行任务。它的形状像一枚胸针,可能…

O·J·辛普森于周三去世,享年76岁。他的一生使他成为美国最著名的人物之一,在不同的人生阶段里,他的声誉也在万众敬仰和万人唾骂之间摇摆。在南加州大学打橄榄球时,他获得了海斯曼奖;在布法罗比尔队担任跑卫时,他成了超级巨星。作为商业推销员和好莱坞演员,他在美国大多数地方家喻户晓。但在1994年被指控谋杀了前妻及其朋友时,他的名声一落千丈。在一场举国瞩目的审判后,他被宣告无罪。让我们来看一看这个似乎从未…

周四,拜登总统利用与日本和菲律宾领导人举行的首次联合会议,扩大了在印太地区的安全和经济联盟网络,美国官员认为这将成为抵御中国侵略的盾牌。在日菲领导人和他的高级外交助手陪同下,拜登在白宫表示,三国正在“深化我们的海洋和安全关系”,并发出了明确针对中国在南海行动的直接信息。“我想明确表示,美国对日本和菲律宾的防务承诺是坚不可摧的,”拜登说。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将美国在东南亚的外交描述为志同道合的国家…

编辑精选

最新消息

去年2月,美国西南航空公司的一架新波音737 Max客机首次飞行时,自动化稳定系统似乎出了故障,导致飞行员在起飞后不久紧急迫降。不到两个月后,美国阿拉斯加航空公司一架总飞行时间只有八个小时的737 Max客机被迫暂时停飞,直到机械师解决了机舱火警探测系统的问题。去年11月,美国联合航空公司一架刚交付使用的737 Max的发动机在1.1万米高空发生故障。这几家美国航空公司报告给联邦航空管理局(简称F…

美国资助的新闻服务机构自由亚洲电台上周五表示,由于担心香港最近颁布的针对所谓外国干涉的国家安全法,该机构已关闭在香港的办事处。自由亚洲电台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方贝在一份声明中表示,香港本月早些时候以不同寻常的速度通过的新国家安全法,“令人严重质疑,我们在‘23条’相关法律生效后还能否在香港安全地运作”。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它将一些员工从香港调往台湾、美国或其他地方,并解雇了其他员工。中国政府长期以来一直…

本月,美国驻莫斯科大使馆罕见地公开发布俄罗斯音乐会现场可能遭到极端分子袭击警报。在那之前一天,驻当地的中情局私下还向俄罗斯官员发出了警告,其中至少包括一个额外的细节:该阴谋涉及伊斯兰国的呼罗珊分支(ISIS-K)。美国情报部门一直在密切跟踪该组织,并认为这一威胁是可信的。然而,没过几天,普京总统就驳斥了这些警告,称之为“赤裸裸的讹诈”,企图“恐吓和破坏我们社会的稳定”。在他发表这番讲话三天后,枪手…

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周四表示,美国停止向乌克兰运送武器会令中国在侵扰台湾方面更为大胆,并助长北京关于美国是不可靠伙伴的宣传。“当别人问我们美国可不可以抛弃乌克兰时,答案是否定的,因为世界不以非黑即白的方式运作,或是你一次只能关注一个战区,”他说。“这世界紧密相连。”他还说,如果俄罗斯能够占领更多的乌克兰领土,并宣称取得了胜利,“外界将视之为威权国家的胜利,因为俄罗斯、中国、北韩及伊朗现在关系密切。”…

印度比德——阿卡娜·阿肖克·肖丽把这辈子都交给了糖。她14岁左右就嫁给了印度西部的一个甘蔗工人——“太年轻了,”她说,“根本不知道婚姻是什么。”因为欠雇主的债,她得一直在地里干活。去年冬天,她做了这里成千上万的女性在面对痛经或常见病时不得不做的事情:切除子宫,然后继续工作。这样的工作让糖得以源源不断地流向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等公司。这两家软饮料制造商令马哈拉施特拉邦成为制糖重地。但《纽约时报》和富勒…

健康

12岁时,克里斯·科尔第一次看到了临终前的异象。他对1974年那个夏天的记忆已经模糊,但在垂死的父亲床边感受到的那种神秘感却依旧清晰。科尔的整个童年在多伦多度过,父亲是一名忙碌的外科医生,没有太多时间…